博雅斗地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13|回复: 0

红楼梦:难怪妙玉会被匪徒掳走遭此劫难,看癞头和尚是怎么说的?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7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7475
发表于 2020-4-27 09:1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妙玉的判词是:欲洁何曾洁,云空未必空。可怜金玉质,终陷淖泥中。

对应妙玉的曲子是【世难容】:气质美如兰,才华馥比仙。天生成孤僻人皆罕,你道是啖肉食腥膻,视绮罗俗厌;却不知太高人愈妒,过洁世同嫌。可叹这,青灯古佛人将老;辜负了,红粉朱楼春色阑。到头来,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。好一似,无瑕白玉遭泥陷;又何须,王孙公子叹无缘。



无论是妙玉的判词还是对应的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神曲,都暗示妙玉最后的结局是肮脏不堪的。被匪徒掳走,遭受蹂躏侮辱。

原文里有一段关于妙玉走火入魔的描写,是她在惜春处邂逅宝玉,两人有几句短暂的对话。原本对话并无不妥,只因那妙玉素日对宝玉有情,心中暗自浮想联翩,便忍不住脸红心跳,未语先羞,心生荡漾难以自持,才有了以下那场噩梦。

原文是:“那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,不觉一阵心跳耳热,自己连忙收摄心神,走进禅房,仍到禅床上坐了。怎奈神不守舍,一时如万马奔驰,觉得“禅床便恍荡起来”,身子已不在庵中。便有许多王孙公子要来娶他,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他上车。自己不肯去。一回儿又有盗贼劫他,持刀执棍的逼勒”……



从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”的角度分析,这段噩梦,不就是妙玉醉心于红尘最好的证据么?一会儿“禅床晃荡”,一会儿“王孙公子争相求娶”,一会儿媒婆促好事拉她上车——

际上,这梦中的情节与顺序是反着的。作者故意弄混了顺序,为妙玉的春心荡漾遮羞避臊。应该是这样:“先有媒婆拉她上车,再见到王孙公子求配姻缘,最后才是“禅床晃荡”如万马奔腾……”

读者们可以自行脑补一下,妙玉的这段梦串联起来,暗示了什么?倘若露骨解读,必是十分香艳的。她虽身在佛门之中,心却在红尘之内,六根不净,身心分离、这才导致走火入魔——



佛门净地心不净,遁入空门情未空,匪徒误撞心腹事,掳至荒郊“缘事”成


关于妙玉被掳走的具体事,原文里也有一段描写:

“妙玉自己坐着,觉得一股香气透入囟门,便手足麻木不能动弹,口里也说不出话来,心中更自着急。只见一个人拿着明晃晃的刀进来。此时妙玉心中却是明白,只不能动,想是要杀自己,索性横了心,倒也不怕。

哪知那个人把刀插在背后,腾出手来,将妙玉轻轻地抱起,轻薄了一会子,便拖起背在身上。此时妙玉心中只是如醉如痴。可怜一个极洁极净的女儿,被这强盗的闷香薰住,由着他掇弄了去了。却说这贼背了妙玉来到园后墙边,搭了软梯,爬上墙跳出去了”……



话说,那妙玉也不知置身何处,只觉得一路颠簸许久方才停下来。此时的妙玉被冷风一吹,已有五分清醒,待要呐喊,又恐激怒匪徒越发难开交了。索性听天由命,大不了一死,又有何惧?打定了主意,便安心了不少,竟在车里昏昏睡去。

正睡得深沉,忽觉有人对自己上下其手,乱摸乱抓起来。妙玉大惊,这回竟顾不得许多,欲开口大喊,却被人死死捂住嘴巴,欲要睁眼细看何人,怎奈眼睛也被蒙住。妙玉本想挣扎着坐起,却不料四肢已被“大”字形状固定于床腿之上。妙玉惊惧异常,却动弹不得,内心绝望不已。



接下来的事,竟果真如那场噩梦一般“禅床晃荡”如“万马奔腾”了。但眼下求配“姻缘”的,却不是梦里的“王孙公子”,而是一群粗暴淫邪、极尽下流的匪徒……
欲死不能死,欲生以何生?受累肮脏躯,保洁已不能。


妙玉自觉如死尸一般,挣脱不得,只得任由他们肆意妄为了。

事毕,只听得一个沙哑男人的声音问另一个匪徒:“这姑子如何处置,是卖,还是扔在这里?”另一个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姑子是荣国府的官犯,没准已被官府通缉捉拿,你我兄弟如今已不差这几个钱,何必再留这祸患,不如一刀结果了了事。”

另一个匪徒说道:“这店虽荒远偏僻,却也是人来人往,倘或出了人命,那店家岂不要报官?这事更闹大了。且念她供咱们弟兄欢娱一场,倒不如趁夜色扔到荒郊野外,随她生死自便罢。”众匪徒皆觉此事妥当。



随后,妙玉被装入布袋之中,复又被背上车去。不知行了多远,一匪徒把妙玉手脚绳索解开,扔下车去,且正在一处河岸边,匪徒们行色匆忙不及回顾,便打马扬鞭而去。按下不提。

且说那妙玉,此刻自觉身体肮脏不堪,急于求死,又恰在河边,料那帮匪徒也是在帮她“解脱寻短的”。妙玉生怕再忆起方才那不堪回首的一幕,便片刻不想容留于世,爬到河边,毅然纵身一跃——

不料身子却被冻住了一般,难以动弹,妙玉正暗思忖:是否被绳索捆麻手脚之故?却忽听的耳边有人说道:“你孽未满,苦未足,寿未终,缘未尽,怎可寻死?”妙玉吃了一惊,回首四望,却见茫茫夜色中站着一位癞头和尚。



那癞头和尚通身金光,竟如弥勒佛一般。妙玉说道:“师傅休管闲事。”
受苦是了苦,佛不惩无辜,修行清业障,只为因果故


癞头和尚说道:“倘若是红尘中人,我自不会干涉。你是我佛门弟子,吾岂能袖手允你自行夭折?”

妙玉想起受辱那幕,不由羞愤异常,嗔怒道:“佛既不能普渡众生,救我于危难,何苦再来多事?”

癞头和尚笑道:“你六根不净,祸福自招,如何又来嗔怨我佛?”

妙玉道:“既是我祸福自招,为何却不容我自行了断?”

和尚又笑道:“佛家云,受苦是了苦。你苦未受尽,余孽未清,倘或自行夭折,定会万劫不复、永世不得投生。”



妙玉强辩道:“我自小出家,侍奉佛祖,潜心向佛,今日却遭此恶报,可见佛祖无眼,菩萨非善。我自修自苦,竟不能保全自身,既然如此,修行何用?”

癞头和尚摇头笑道:“身在佛门中,六欲在红尘,俗眼观尘世刻毒贫苦人。自称修行苦,难以断情根,心魔招祸患,却对佛祖嗔。”

妙玉不解其意,正欲细细揣度,只听那癞头和尚又说道:“你且听我一言,去世间继续修行,了却这一世业障,来世自有你的结果……”癞头和尚说罢,便隐身遁形消失不见了。

妙玉此时只觉得肚内空空、饥肠辘辘,口干舌苦,饥困交加。既然求死不能,那也只好听从癞头和尚警言,继续修行了。



妙玉衣袍褴褛,沿街化缘,如同乞讨。某日,她随性游走到一座村庄之中,见一院落整齐别致,颇具气势,便暗自揣度:“这家院落在这茅檐草舍的村落之中,竟如鹤立鸡群一般。想必这家人定是识书通礼、乐善好施的……”

想罢,妙玉举手扣门。

开门的竟是个面目清秀,举止得体的小哥儿。妙玉便向开门者阐明来意,恳求赐斋。小哥儿憨厚的笑道:“师傅且进来用吧,我姥姥最是热心好客的,且小师傅又是佛道中人,理应虔诚迎待。”



妙玉心内感激不已,便随着小哥儿往里走,小哥儿为其打起门帘,喊了一声:“姥姥,有位小师傅前来化缘。”

随着声音落地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,那妙玉抬头一看,顿觉五脏如焚,羞愧难当:此老妪不是别人,竟是当年陪贾母去栊翠庵喝茶的刘姥姥……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