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博雅斗地主

查看: 91|回复: 0

《盗将行》《出山》作者花粥抄袭,人设这锅“粥”要花了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6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5666
发表于 2020-2-13 19:1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资料图。图/视觉中国

民谣界又飞出了幺蛾子。

近日,有网友发现民谣歌手花粥“作词作曲”的歌曲,涉嫌抄袭了薛范翻译的苏联歌曲《妈妈要我出嫁》。对此,3月3日晚,花粥发布致歉声明,称在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工作疏漏,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。



花粥致歉微博截图。

花粥,对喜欢民谣的人而言,评价也呈现两极化:喜欢的奉为心头好,不喜欢的人则非常不屑。在“抄袭之瓜”炸裂前,她还是属于歌比人红的那种,《盗将行》、《遥不可及的你》、《出山》等,不可谓不知名。

而且,《盗将行》和《出山》曾先后在短视频平台刷屏。这对于一位创作型歌手来说,可以作为不小的成就,也足以说明她具备驾驭大众流行的能力。

但是,歌词和歌名都是别人的,作词一栏却标注了自己,说是“工作疏漏”——虽然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,却显得过于牵强。

在《妈妈要我出嫁》出了岔子后,很快有网友又指出,最近火遍抖音的《出山》同样涉嫌抄袭,该歌曲的beat和国外歌曲《Anders Als Ihr》一模一样,然而原创署名仍是花粥。

那么,这也是“工作疏漏”吗?似乎不那么好回答了。

花粥在民谣界给人的印象是混不吝、人小鬼大。能打破传统、敢拒绝定式,这有积极的一面,有一股创新的劲头。但创新最忌讳抄袭,抄袭是创新的天敌。

必须一再重申:面对抄袭,没有双标。抄袭只有抄了和没抄的区别,以及抄多抄少的量化,不存在介乎二者之间的免责地带。

我向来认为,娱乐圈没有什么固定人设,有的只是包装和自然的区别。当潮退的那一刻,我们才知道谁在裸泳。而所谓的潮起潮涌,都只是暂时的,沙滩总有裸露的那一天。

花粥的确有改编的喜好。印象比较深的,她还曾改编过马頔的《南方姑娘》,作曲基本一样,稍微变动了歌词,针锋相对地唱了一首《北方爷们》。当然,马頔是麻油叶组织的发起人,和花粥肯定相识,只要马頔点头,这算不上抄袭。

但照抄别人的,甚至把手都伸到国外,还署上了自己的名字,这就有些洗不清了。

被曝抄袭后,我去APP里翻了翻花粥的歌曲留言,不出所料,不少粉丝仍然在为其辩护。典型的一句是“怎么可能有人抄得一模一样?”言外之意,这是“工作疏漏说”。当然,还有一套更成熟、常见的辩词是“人家都已经道歉了”,言外之意,当然选择原谅她啦。

但喜欢归喜欢,对抄袭零容忍是底线。

我此前也喜欢听花粥的一首《远在北方孤独的鬼》,喜欢这种东西,是最神秘、最不可理喻的。它或许是唱出了我当时的某种感受和心境,或许仅仅是因为当时我在北方。我虽欣赏,但这不妨碍我第一时间站到抵制抄袭这一边。

因为我喜欢的是歌,或者说是歌正好满足了某个时刻我的需求和认知,而不是迷信某个人。人是会变的,也是最会伪装的,当人设被戳破的那一天,你应该感到庆幸。因为这说明,他(她)离重新做自己很近了,还好不是太晚。

依我说,有些人设,崩得越早越好。崩得早,便改得早,还有机会寻回自己。人设既然是原创歌手,自然就要接受涉嫌抄袭带来的山崩海啸。

因为,知识版权不仅是艺人的生命,也是原创的生命。

□与归(媒体人)

编辑 陈静 校对 危卓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选推荐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