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博雅斗地主

查看: 77|回复: 0

曹长清|吕梁山啊,我的第二故乡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6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4504
发表于 2020-1-13 13:4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军工枪弹厂落户吕梁山

在晋西吕梁山中部腹地,有一个小城“河之阳兮川之中”得名中阳县,县辖五镇、二乡,100多个行政村总人口15.6万。位于城南15公里处的车鸣峪村,这是一个居住农户不多,普通的小村庄,村东的水峪沟那里山高林密,两山夹一沟,地势十分险要。然而就是这一条不见经传的小山沟,却承载着一项特定的特殊使命,记载着一段特定时期难以磨灭的红色记忆。






走近中阳县境内的车鸣峪村,一个隐蔽神密,以山为掩体,山洞为厂房的“三线建设”军工厂旧遗址呈现眼前,这座山的深处是山西吕梁枪弹厂“三线建设”军工生产基地,国营山西新建机器厂(代号9141厂),主要生产7.62毫米普通枪弹,就落户在这两山之间。当年为安全起见,也为掩人耳目,对外称新建机器厂,20多年一直蔽于群山环抱,沟深谷幽的密林深处,与世隔绝,鲜为人知,在这里兢兢业业扮演着自己的角色,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......

何为“三线建设”?根据有关史料记载,所谓“三线建设”是党中央毛主席战略决策,自1964年开始,在我国中西部地区的13个内陆省、自治区进行的一切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、科技、工业和交通基本建设。搞“三线建设”的时代背景:上世纪60年代,我国面对严峻的国际环境和战争威胁,不利于国内进行的各项发展事业顺利进行。首先,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,苏联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,边境争端不断。1969年3月2日、15日、17日中苏先后在珍宝岛发生了三次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。西面的中印边境冲突有所升级,印度不断蚕食我国领土、杀我边民、攻击我哨所、向我国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。1962年6月10日中印自卫反击战被迫打响。我国在一段时间内处在四面受敌的境地。面对风云变幻的严峻国际形势,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审时度势,于1964年8月17日-20日作出了在西南、中南、西北纵深腹地的“三线”地区建立战略大后方的重大决策,提出了搞国防“三线建设”,并要求各省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和六分散、小集中、少数国防尖端项目要“靠山、分散、隐蔽”的战略措施,为新中国建设第二套完备的国防工业和重工业体系,史称国防“三线建设”。

所谓“三线”是指由沿海地区向内地收缩划分的三道线,“一线”是指沿海和边疆的前线地区,“三线”是指长城以南。主要是指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陕西、甘肃、宁夏、青海和山西等西部地区,“二线”是指一、三线之间地带。其中川、贵、云和陕、宁、青俗称为“大三线”,一、二线的各省属军工企业俗称“小三线”。

山西省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,而且山高林密地形复杂,有重要关险可守。绝大部分地、市、县被划入“三线建设”的范围。确定管岑山区为北京市的战略后方基地,长治市为中心的太行山区为尹津单位战略后方基地,吕梁山区为太原市的战略后方基地,1970年初又将晋南中条山区作为中国的坦克生产基地。山西省的国防工业建设,主要是围绕上述基地建设展开的。

在国防“三线建设”时期,山西省根据中央关于加强战略和省自为战的精神,从1965年开始,新建了一批“小三线”军工企业,在吕梁山区全面展开,孝义县有(963厂)、(9169厂)。中阳车鸣峪的(9141厂)、交口县的(9129厂)、(9146厂)、(9176厂)、临汾市霍县(9151厂)、阳曲物资库,交口县的晋光电厂。这些军工企业大部分密苑在吕梁山区的交口、中阳、孝义、蜂县、介休等地。南部中条山与太行山、吕梁山互为特角,这些地区一旦发生战事,这里的军工厂,可以为巩固华北和守卫西北提供各种武器装备。

青峰独秀、森林茂密、一条小河一南川河流淌着我们绵长的记忆,一条神秘的山沟,不出名的山沟,那是难忘的地方,曾经承载着我们军工儿的青春,我们的理想。难忘的国营山西新建机器厂,在大山中浮沉二十载屡创辉煌,为万世开太平,为国防强盛而奉献。
山西中阳——铸神剑

党中央毛主席一声令下,全中国400万不穿军装的军工战士即刻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“三线建设”岗位。数百万“三线”者,怀着崇高的理想,报国之心,离开可爱的家、繁华的大都市,从天南海北聚集到多地偏远的山沟里,投入到“三线建设”中来。









不论是“一线”、“二线”,还是“大三线”、“小三线”的这一代军工人背负着民族使命,在深山老林中经受苦难、饱尝辛酸、艰苦创业,把一生交给了山沟,交给了国防军工事业而无怨无悔,把青春的汗水铺洒在“三线建设”的碧海中。

在两山夹一谷酷似一线天,出门就是山,抬头不见天的车鸣峪村水峪沟地势非常隐蔽,山西新建机器厂就坐落在此山中。

山西省中阳县车鸣峪村铸神剑。新建机器厂是国防“三线建设”时期的产物,也是许许多多“小三线”军工企业中的一员。山西新建机器厂落户车鸣峪村是1965年经周总理亲自批准选址,由沈阳五三工厂分迁而建。我厂于1966年5月12日开始筹建,1969年8月全面投入生产。

兵工厂布局于车鸣峪沟内3公里有余,依山傍势、规划科学、设计精巧、三面依山为屏障,形成了自然封闭的守势,水峪沟、木孤沟两条支沟内茂密的山林和灌木丛覆盖,以三围封闭的自然条件做隐蔽,一条小河南川河流淌着我们绵长的记忆。一条神秘的山沟,曾经承载着我们军工儿女的青春、我们的理想,难忘的国营山西机器厂。









1966年兵工厂建拉开了序幕,由山西省建公司二处承揽了全部建设工程。按施工设计要求,施工难度最大的是兵工厂的三个生产车间,必须保证车间生产在山洞内进行。为了在发生战争时不至于受敌机轰炸,敌特破坏,确保安全正常生产,生产车间不能外露,只有开山凿洞。在大山底凿出整体山洞供枪弹生产车间使用。全部厂房建筑面积大约28312.3平方米,生产区分地上和地下两部分。主要生产厂房设在地下,共有3组8个山洞隐蔽于山体之内,军工洞是兵工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最核心的枪弹生产车间。兵工洞大小不一,长约75—90米,宽约4-6米,每个车间的洞体相连,根据生产流程依次布局其中,一车间生产枪弹弹壳,二车间生产枪弹弹头,三车间负责枪弹装配,经三个生产车间全部流程后,一批批闪光发亮的成品枪弹制作而成。除此之外,还有200米厂测试枪弹精度,打破裂的地下靶场。地面有办公楼、后勤、工具科、机动科、运输科、锅炉房等。总基建工程耗时三年多,投资达1344万元。一个崭新的车鸣峪兵工厂全貌展现在眼前。在兵工洞外一排二层楼房是车间办公区。环顾四周、山清水秀、森林茂密、沟谷内岩崖蠢立,山谷间百鸟争鸣,群芳吐艳、清流潺潺,兵工洞与山水林木融为一体。全厂基建于1969年初完成。山西新建机器厂(九一四一厂),在同年8月份正式投入生产。经过短暂的试产后,一切都步入了正规轨道,从此大会战拉开了序幕,军工生产进入了快车道。每年都要大战“红五月”、苦战“100天”、天天创高产。吃、住在车间,白天伴着日出日落,夜晚听着日夜轰鸣运转的设备发出欢快悦耳的音符,如同男高音放候高歌,在夜空中久久回荡。军工人在夜以继日、忘我苦战。每月生产计划屡创新高,创造了许许多多个两月任务一月完的佳绩。确保年产“五六式”7.62毫米普通枪弹一亿发以上。这是我们军工儿女辛勤劳作结出的累累硕果,是我们军工儿女含辛茹苦的结晶,是我们军工儿女经过不懈的努力谱写了军工发展史上的乐章。我们军工儿女为国家的国防事业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,整整两代人在大山里生活,工作了二十余载,为了祖国“三线建设”付出了一切。军工历史应该在这里沉思。
车鸣峪村——我的第二故乡

1968年12月18日天气非常寒冷,夜色悄然降临,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。今天,我们全家人登上了一列西行的普快绿色车皮的长途火车,即将离开生我养我二十余年的繁华都市——沈阳市,离开儿时的母校,离开亲朋好友,离开这座美丽富饶的城市,到一个即陌生又偏僻的小山城——山西省中阳县车鸣峪村军工厂安家落户,娶妻生子。从此改变了我的城市梦想,过起了山区的农村生活。由于初来乍到,听不懂当地乡音,语言沟通很困难。对这里的生活环境很不适应,一切的一切都不习惯。城市的方方面面与小山沟相比那是截然不同的,反倒这个坐落在深山老林中很不明显的小山村有着非凡的独到之处,有着很多大城市没有的东西。在这片土地上生活、工作居住了二十个春秋,渐渐的习惯了大山里的生活。这里的山山水水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







车鸣峪村我的第二故乡,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。那里有丰富的矿藏,煤田和铁矿石取之不尽、用之不完,路边到处可见的炼铁厂,煤矿更是多之又多,山上密林中有用不尽的枯木、干枝。清澈的南川河水浇灌着上、下游肥沃的土地,年年五谷丰登。这里的天是蓝的、水是绿的、空气无污染,各种农作物没有化肥和农药,食品中无添加剂、色素、防腐剂,鱼、肉无公害,在这里可以吃到放心的食品。

万年苍翠的吕梁山,青春故园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共和国在这里描绘出一幅“三线建设”的壮丽画卷。车鸣峪的春天山清水秀、蓝天白云、飞鸟蝶舞、山雪融化、河水解冻、温暖的春风荡平了衰草枯残,吹绿了山山凹凹、漫山遍野的鲜花、绿草、河边垂杨柳台苞待放,春意盗然。初夏时分阳光灿烂、蝉声如潮、蛙鸣蚝耳,南川河像一条玉带流动着晶莹的浪花,唱着美丽山歌向中阳城流去,最后流入黄河。山花怒放,蜂蝶飞舞、马牛在河谷中奔跑,鸟在唱着多情的歌,这是一幅动人的山水田园画。到了秋天金叶晨光,树皮黄金甲,风起秋叶飘,山果遍山野。山坡上的沙棘树上长满了金黄色的果实,吃上几粒又酸又甜的沙棘果、鲜渴开胃、又提神。采摘下来后可做沙棘汁、沙棘酱。在林中树下蘑菇随处可见,找对地方可采鲜菇几水桶,也有用筐装的,回家后用细绳穿上一大串挂在墙上日晒多日就可以蓄存。下上几天小雨伞山可采到黑木耳、半山坡放倒的柴树上长满了木耳,一天可采10多斤湿木耳,晒干后有一斤多。秋收时分庄稼地里山鸡飞、野兔跑,山药蛋地里经常三五成群的野猪套食,为了生存各种动物做着过冬的准备。






冬季朔风吹、秋叶飘、霜如雪、北风寒、天降雪、一片白。白雪皓皓的高山丘陵,树披银装,雪压松、寒风吹、林涛吼、雪封山、路难行。群山连绵、景色四季轮回,季季多姿多彩。

美丽的车鸣峪——曾经的革命圣地。是这里的小米、山药蛋养育了我,是这里的山山水水伴我成长。这里是我们向往迷恋的地方,这里有说不完的故事,这里孕育着丰富的文化内涵,这里有着七彩斑娴的长卷,这里是我永生难忘的地方。日夜思念的美好家园,难忘的车鸣峪旧居,我的第二故乡和我们在一起,留下了永久的记忆……。

军工“三线建设”已成往事,半个世纪悄然已过,但五十年前的往事经常在脑海中呈现,许许多多个曾经发生在山西省中阳县车鸣峪村的“三线建设”时期方方面面的真实故事历历在目。

当年一张张稚嫩的面孔,告别了城市的繁华远离家乡故土,把一生交给了山沟,把人生最宝贵的青春交给了“三线建设”。在那艰苦的岁月中把青春与汗水铺在了“三线建设”中。

回想在热火朝天的国防“三线建设”我们军工儿女不分昼夜加班加点、大会战、屡创高产,大家争先恐后、团结一心,为发展国防事业出大力、流大汗的壮观场面万分感人,那是一段艰苦卓绝激情燃烧的非凡岁月,发人深省的历史,在我一生中挥之不去,永远难忘。在大山深处的山洞里耕作,发挥着巨大的潜能。

山西新建机器厂在历史的长河中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,在“三线建设”的英雄史上写下了二十多载的绚丽篇章,我们许多老军工,许多的青年军工承载着梦想,书写着辉煌与奉献的历史。

在二十世纪末,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大潮滚滚而来,随着国家战略调整“三线”淡出国家重点,军械产品任务骤减,所有“三线”军工生产相继下马,实行军转民,以生产民用产品为主。

国营山西机器厂作为“三线建设”的中小型兵工厂,进行军转民的战略性调整是唯一的出路,改为民品生产选型非常困难,根据现有资源,以车间为单位,各自为战,产品五花八门,但生产的产品与生产多年的同行企业相约毫无竞争力,只能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苦苦挣扎,最后在困境中基地全线失守。面对军转民的阵痛,陷入生存的危机中。随着1988年国家“三线”调整改迁计划的出台,山西新建机器厂于1991年7月1日正式搬迁至晋中市榆次区,生产“89弹”弹体车间先下山,生产人员住单身宿舍,非生产单位及家属从1991年冬季到1992年秋季陆续下山,全部租房住,租金不匪,到1992年年底全部搬迁下山,轰轰烈烈的“三线建设”已成往事。






新建机器厂搬离车鸣峪村庄,原生产区旧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大部分厂房和各车间办公楼倒塌,残墙断壁的破旧厂房,原靶场、电影院、学校都被等地村民改成牧场,养牛、养羊。原家属区一部分被拆除,一部分成了村民的住房或变成了自己家的库房。兵工厂整体面目全非,留下极少一部分厂房、兵工洞,被当地政府用于发展旅游产业。当年的军工生产基地“兵工洞”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天然的优秀旅游景点,它吸引了众多的游客,带动了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,同时也让更多的人了解,这里曾是巩固国防建设军工生产基地。这就是唯一留下的“三线建设”文化最真实的传承。

车鸣峪兵工厂国家的工业遗产。作为山西省“三线建设”史上的一座丰碑,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,也抒写了山西新建机器厂成长的轨迹。尽管热火朝天的“三线建设”离我们渐远,尽管这里厂房倒闭,兵工厂往日的欢声笑语远去,车鸣峪村又把宁静还给了大山。但是兵工厂那种无私奉献的情怀不曾远去,在“三线建设”铸造的三线精神,永远值得我们珍藏和传扬。

昔日的“三线建设”,如过眼云烟,鲜为人知。今天的人们绝大多数不知什么是“三线建设”,“三线”军工被渐渐淡忘,三线老人渐渐老去。但曾参加过“三线建设”的军工人无怨无悔,因为我们是当之不愧的军工人。当年是我们用自己的青春热血,为国防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。为此,我们感到光荣,感到自豪。林涛阵阵的绿意,共奏着兵工厂与兵工人新的和声。

(本文由曹长清撰文授权首发 编辑策划:邓龙)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选推荐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